HashKey 崔晨:探讨 DAO 治理目标、方式及潜在问题

HashKey 崔晨:探讨 DAO 治理目标、方式及潜在问题

作者:崔晨, 就职于 HashKey Capital Research分布式自治的理念要远远早于区块链技术,大自然中有所体现,拥有几千万年历史的蚂蚁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传承。蚁群没有领导中心,每只工蚁通过彼此间的信息交流进行决策,完成觅食、搬家等决定。在这种模式下,团体不会因为管理者的离开而无法运转。与流行的自上而下的管理方式不同,分布式自治让所有成员都参与到项目治理中并负责。分布式自治在区块链诞生之后迅速实践发展,源于智能合约能够将治理规则公开统一地在区块链上执行,而且区块链网络创造了无需信任的环境以及恰当的经济激励。DAO (分布式自治组织)的模式似乎要优于目前主流的自上而下的由领导组织的治理模式,但并不是所有的 DAO 都能成功让组织走向正轨,并完全调动参与者的积极性。DAO 的目标、治理方式以及存在的问题是本文将要讨论的内容。DAO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分布式自治组织的概念起源于分布式自治企业 DAC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Corporation),后者的目标是颠覆传统企业结构,让企业透明和扁平地运转。DAO 所包含的则不止于企业,任何去中心化形式的自治组织都可以被归为 DAO。去中心化的实现源于组织成员之间的平等关系和去信任化,相信其他成员不会做出损伤系统的决定。自治则需要规则来约束,成员要对规则内容达成一致并严格遵守。要达成这些条件实现 DAO 功能,离不开区块链技术。首先,智能合约能保证 DAO 中的规则透明地对所有人公开,不可篡改且只能按照已经设计好的规则施行。其次,区块链是一个无需许可的公开网络,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加入和退出,并且参与者在网络中的地位都是平等的。最后,区块链中发行的 token 可以采取经济手段,让参与者为了达到利益最大化不会在系统中作恶。总的来说,DAO 通过使用 token 来保证个人利益与项目整体利益一致,并且整个规则运行在智能合约中保证透明和无中心化地执行。在 DAO 诞生之前,分布式自治的理念就早已流传,最初是在自然界中有所体现。例如蚁群没有发号施令的领导来管理蚂蚁,但每个蚂蚁之间通过信息交流让整个族群不断传承发展。DAO 的目标也是如此,通过社区的自治运营来维持组织的运转与进化。DAO 的优势显而易见,成员可以通过参与治理提高在项目中的活跃度,全体都可以公平地享受到项目带来的收益,更重要的是避免了中心化管理可能带来的问题,例如决策制定者的意外离开和官僚主义等。这种组织形式也受到了监管方的关注,2021 年 7 月 1 日,美国怀俄明州正式施行 DAO 法案,此后 DAO 在该州的法律地位受到认可。DAO 法案中将 DAO 视为一种有限责任公司,需要符合《怀俄明州有限责任公司法》。在 DAO 治理中,需要明确成员的关系与成员的权责,DAO 活动的实施,变更智能合约的程序等。DAO 法案允许算法治理和人工治理并存,将智能合约归为组织性文件。在包括组织章程和经营协议的组织性文件中,智能合约具有最优先的效力。从上面的描述可以看出,DAO 不能成为一个独立的项目,而是在完整的项目中作为决策中心。决策是通过无中心式的成员自治达成,为了促成这一治理过程,智能合约是必不可少的。DAO 的概念已经提出了几年的时间,但如何在项目中发挥 DAO 的最大作用仍在不断摸索中。上文中提到 DAO 的实现与区块链底层技术有关,区块链项目也离不开 DAO 的参与。为了追求去中心化,包括链上应用和公链协议等区块链项目都让 DAO 担任决策中心的角色。DAO 治理通过全民决议的方式,更分散也更贴近去中心化协议的目标。使用 DAO 方式治理,创始团队可以在完成既定目标后退出,项目则会自我完善。在 DAO 进行治理时,参与者要有利于项目的共同目标,否则很难在治理意见上达成一致,这需要将个人利益与项目整体利益绑定。以抵押借贷类项目 MakerDAO 为例,用户使用以太坊超额抵押借出稳定币 DAI。如果 DAI 背后的抵押率不足,系统将清算抵押资产,治理者需要决定抵押率和稳定费等参数。代币 MKR 用于 MakerDAO 的治理和支付稳定费等功能。用户在偿还债务时,使用的 MKR 支付稳定费利息会被销毁,网络的价值直接与 MKR 价格绑定。因此随着网络使用人数的增加,MKR 的价格也会上涨,持有 MKR 参与治理的人即使在没有中心领导的情况下也会谨慎决策。DAO 应该是全员参与的治理组织,对于发出的提案,采用全民公投的形式表决意见。用户投票的代币以数量为单位计票,这种简单直接的治理方式被众多去中心化项目采用。例如 Dfinity 中的神经元治理,任何人都可以建立神经元直接参与治理投票。另一种常见的治理参与者是委员会或组织,他们由个体选出代替个体进行治理。在项目早期,为了引导形成正确的长期目标和框架,往往采用委员会的方式进行治理,并赋予其较大的权力。例如在 Polkadot 中,治理委员会提出的提案在规则上更容易通过。EOS 一直都采用委托治理的方式,用户投票给节点,再由节点管理代币进行投票。如果用户不认同节点的行为,可以取消投票。治理内容除了要决定项目参数变化和长远目标,还有很大部分是技术升级,然而大部分普通用户对涉及技术或其他专业知识的内容并不了解,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学习。为了提高治理效率,将特定的事交给特定的人处理,DAO 也发展成不同的结构。yearn.finance 是一个收益聚合平台,在 DeFi 项目中自治社区较为活跃。代币 YFI 的持有者决定平台所有的,在发展过程中 yearn.finance 的 DAO 衍化成 2.0 版本。治理系统组织分化成不同部分来行使特定权力,称为 Multi-DAO 的形式。具体结构如下图所示,参与治理的团体由 YFI 持有者、yTeams 和 Multisig 组成。图 1:yearn.finance 的 Multi-DAO 治理框架YFI 的持有者将权力委托给不同的管理团队,他们有批准 yTeams 和更改 Multisig 成员等权力。涉及一些关键问题,例如铸造和销毁 YFI,应用财库资金等,也是由 YFI 持有人决定。yTeams 分为多个部分,例如负责策略管理的 yBrain、负责团队管理的 yPeople、负责预算制定的 yBudget 等。Multisig 负责在链上执行,他们也有权利否决决定,但一般情况下不会用到。将 yearn.finance 中的决策分散给不同团队负责,可以避免有所有人都需要做决策,减少 DAO 组织中的决策复杂度。除此之外,在 yearn.finance 的 DAO 中,可以选择委托投票的方式,将投票权交给其他用户,跟随他人的投票结果。按照 DAO 的定义,规则都写入智能合约,DAO 的治理应该完全在链上完成。但投票过程需要多次讨论,尤其是涉及参数更改的情况,而且部署智能合约和进行投票都需要成本,所以目前通用的是链上链下相结合的方式进行 DAO 治理。在提起链上投票前,需要先在线下论坛中发起民意调查讨论,根据民意调查的结果发起链上投票。下面以 MakerDAO 为例说明 DAO 治理的方式。MakerDAO 中的 DAO 治理分为链下和链上两部分。链下讨论通过论坛进行,一般先于链上治理,用于讨论和评估社区问题。如果需要衡量社区意见,或者要就某些事情达成共识,可以发起论坛中的民意调查。如果这些问题获得论坛中大多数人支持,则可以进行链上投票,投票后的结果将写入。有两种类型的链上投票,治理民意调查和执行投票。治理民意调查中的提案主要用于判断 MKR 持有者对一些决策的意向,执行投票的内容主要对为更改目前协议的状态,后者更偏向执行层面且更重要。所有人都可以发起链上投票,但没有与之相关的便捷 UI 入口,只能直接与智能合约交互实现,这提高了发起链上提案的门槛。不同种类的投票方式和统计规则也不同,链下投票以账户为单位进行,采用一账户一票的统计方式,链上投票的则是写入智能合约,以 MKR 为单位计票。在 MakerDAO 论坛中,用户账户的声誉系统会间接影响投票。论坛的每个账户都有对应的徽章标签和等级,根据活跃天数,获得赞数,被举报数量等因素综合评判。不同等级的用户在论坛中的管理权限也不同,例如有管理者和活跃者等标签,这与互联网论坛的运行模式非常类似。由于链上投票会通过论坛讨论,链下的账户身份也会影响到链上投票的结果,例如较高等级的用户在论坛中支持某种观点会引起更多关注。MakerDAO 基金会拥有大量 MKR,但不参与治理投票的。其他的使用链上链下相结合的 DAO 治理方式与 MakerDAO 类似,提案在进行链上的最终投票前都需要在论坛或其他社交媒体中进行讨论。例如 yearn.finance 在链上投票通过的提案,需要满足链上链下两个条件,第一链下的论坛中发布讨论超过三天并且论坛中民意调查超过 25% 人数赞同,第二链上投票需要连续 5 天有一半以上的赞成票的。Polkadot 中的社区提案也需要在链下的社区投票中排名第一,才可以上线链上投票。理论上,项目中的所有事项都要通过 DAO 进行决定和管理,DAO 治理方式中的不同部分负责不同的内容,关于 MakerDAO 中三种类型的投票内容如下表所示,它们之间是递进关系。表 1:投票的分类和内容其他的去中心化应用中的治理内容也会和应用类型相关,yearn.finance 中决策的内容包括添加机枪池代币,调整 YFI 发放参数,添加空投等。公链协议的治理内容包括网络的技术升级、公链参数修改,例如添加治理人数、更改代币发放规则等。链上链下相结合的治理方式为链下统计社区看法,链上发起具有约束力的投票。在 MakerDAO 的发展历史上,经历过几次较大挑战,例如抵押物大跌触发大规模清算且资不抵债等,DAI 的价格偏离基准值等。这些出现的问题都通过 MakerDAO 治理系统进行了调整,DAI 的流通量不断增长并长期保持在 1 美元附近,证明 DAO 这种治理方式是有活力的。作为抵押借贷的稳定币发行平台,维持 DAI 价格稳定,扩大 DAI 使用范围是治理的终极目标,这与 MKR 的价值相关,参与治理的人会因为持有 MKR 所以出于经济目的不会做出有损系统的决定。不同项目的投票积极性也不同,这或许与治理内容以及代币的分配方式相关。yearn.finance 的代币 YFI 通过流动新挖矿分发,采用 Fair Launch 的代币分配方式,早期没有中心机构或团队参与,与持币用户的管理意识会更强,在治理上显得十分活跃。而且作为收益聚合平台,用户每次决策都关系着获得收益的多少,治理有直接的正反馈结果。相对来说,公链上的治理积极性会差一些。这源于大多数人不了解技术升级的内容,对投票不感兴趣,以及参与投票后的结果对收入不大。除此之外,代币锁仓会增加投票人的机会成本,这也是影响投票积极性的原因。根据过去 DAO 的表现,目前通过 DAO 进行治理会出现五种问题。群体决策是否要优于中心化决策,也就是通过 DAO 治理能否让项目选择正确的方向是个难以判断的问题。去中心化治理可以集中群体智慧,但中心化的领导也会在任务分配上更有头绪,对于不同项目的不同发展阶段,可能适合的路线也不同。例如 Synthetix 在 DAO 治理上遇到了问题,原本已经退出决策的创始人不得不回归继续领导。Synthetix 创始人 Kain 将决策权交给斯巴达委员会(8 人组成,用于决策协议参数和机制),且没有在委员会任职。然而在权力交接没有核心领导之后,出现很多新的问题且在 DAO 管理权之外没有人负责,因此影响到了 Synthetix 的发展。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核心参与者退出后,一般要继续留在 DAO 中引导决策,或者扩大治理规模。在实际治理中,只会有很少一部分人参与投票,然而所有人都能享受到治理带来的收益,这是 DAO 系统中的搭便车问题。不仅如此,参与治理的人反而会因为锁仓代币受到制约和损失。搭便车问题是一种社会心理导致的问题,没有解决的方法。通过奖励参与者可以鼓励治理行为,例如对锁仓投票的参与者发放代币奖励。DAO 治理的目标是实现最大程度的去中心化,将管理权交给所有参与者。但是在 DAO 治理中,不可能采用完全链上的方式,提案内容必然会在论坛或者社交媒体中讨论,曾经的领导者或者社区 KOL 必然会影响社区选票,他们所提的提案会受到更多关注和支持,这会影响到社区的去中心化程度。链上治理的规则是写入智能合约的,但无法阻止链下的影响力。尤其在投票率低的情况下,投票结果很容易受到链下中心影响。这些中心往往是拥有代币最多的人,如果项目受到中心化影响,那么他们是受损最多的人。通过多中心的相互制约,也可以限制中心化趋势。由于链上治理需要通过智能合约,智能合约的安全性会影响到 DAO。如果智能合约出现漏洞,则会影响到 DAO 使用,甚至造成重大损失。The DAO 是以太坊上首个作为 DAO 应用的平台,是一个融资类平台。用户将以太币存入智能合约换 DAO 代币,这些众筹来的以太坊用于为其他需要融资的项目提供资金。DAO 代币的持有人决定投资的分配,并获得投资回报。但 The DAO 项目在上线之前就遭到了黑客的攻击,通过智能合约的漏洞偷走了已经募资的 360 万枚以太币。The DAO 因此名誉受损,也没有开展正常的治理。上文中提到,在进行 DAO 治理时,需要发行代币并使用代币进行投票,代币的价格与系统价值相关,经济利益与治理者绑定来避免治理者作恶。而其中的发行代币环节可能会触发监管问题。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 2017 年 7 月曾发布对 The DAO 事件的调查报告,指出 DAO 代币属于证券法中证券的定义。如果发行代币没有获得发行证券豁免,且被监管方判断为证券属性,这将对整个项目造成重大打击。理想中的 DAO 治理的场景是在没有中心化领导下,项目依然可以完全独立运行。目前广泛应用 DAO 的场景有去中心化应用和公链的治理部分,用户通过持有代币投票的方式来进行决策。决策的结果影响了项目整体的价值也就是代币的价值,在经济上促使用户做出不损伤系统的决定。有些项目在治理中增加代币锁仓时间可以增加投票权重,DAO 的投票人总是与系统长期利益绑定。一般情况下 DAO 治理分为全体成员投票和委托代理投票两种方式,这些委托代理人会通过投票选出,用户可以随时更改选票。如果在 DAO 中设立了多个委员会,他们之间还会形成制约的关系。DAO 治理一般为链上链下相结合的方式,提案在链下可以充分讨论,而且可以在链下发起民意调查,提前调查用户的意向,再发起链上投票。有的项目中,链上提案对民意调查的通过率也有严格限制,例如只有超过一定赞同率的民意调查才可以发起链上投票。一般情况下,链上投票通过后会直接自动更新合约,这也体现了 DAO 的优势。如果公链投票通过的内容需要人为手动更新,在支持双方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很可能出现分叉。DAO 组织存在的几个问题,例如决策失败、搭便车、中心化影响、监管和安全问题,除了最后的安全问题需要专业人士加强审核代码外,其他都可以通过扩大投票规模改善。治理人数的增多可以增加系统容错性,而去中心化规模的扩大也可以减少代币被认定为证券属性的可能性。除了在区块链应用中发挥作用,DAO 还可以用于更多场景中。DAO 的设计需要满足几点条件: